中药材行情旺季遇冷?有品种半个月降价80% 业内人士判断本轮牛市已结束-j9九游会官方登录
您当前位置: > j9九游会官方登录-j9九游会官方网站 > 营销宝典 > 中药材行情旺季遇冷?有品种半个月降价80% 业内人士判断本轮牛市已结束

中药材行情旺季遇冷?有品种半个月降价80% 业内人士判断本轮牛市已结束-j9九游会官方登录

来源: 中国经济网 类别:营销宝典 2023年12月21日 07:12:54

每经记者 张宝莲 每经编辑 魏官红

  今年12月,本该进入旺季的中药材交易市场,却没有预期中的火热行情。

  亳州中药材专业市场交易中心二楼,沙苑子经营户王勇愁眉不展,他手里的沙苑子在短期内大跳水,上个月还卖一公斤300多元,短短半个月,就已经降到一公斤55元,降幅超过80%。专营猫爪草的大户赵强,手中的猫爪草进价高的时候一公斤要400多元,最便宜也要300多元,但现在卖价一公斤不到350元。

  受到天气、供需变化、劳动力价格等多重因素影响,市场上部分中药材价格在2023年有所上浮。个别药材的涨幅甚至远超预期。以酸枣仁为例,根据康美中药网数据,酸枣仁98货市场价从2021年6月的每公斤305元涨至今年最高每公斤1050元,令一些患者大呼买不起。

  面对变幻莫测的走势,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药商,也难以预判。在亳州中药材专业市场,部分高价药材的经营户称自己不敢囤货,为了求稳,他们采取高买高卖、低买低卖的经营策略。当归经营户张恺告诉记者:“最近来买货的外地客商很少,本地的居多,都是要零的。”他指了指路过的两位客商:“像他们都是药店的,10斤、8斤的要。”而以往,外地客商大多是成吨买。

  除了客观的市场因素,多位亳州当地从事药材生意的人士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药材价格的波动,背后也有囤大货、资本炒作的因素,有人的囤货量达到数百吨至数千吨。

  部分品种出现价格倒挂

  亳州中药材专业市场(也称“康美中药城”)是全国最大的中药材集散中心之一,其主体为红色建筑,颜色鲜艳,造型显眼。建筑外围大量的门面,也大多从事中药材相关的买卖。与其一路之隔的是物流中心和电商中心,这里交通完善、物流畅捷,客商迎来送往,络绎不绝。

  亳州中药材专业市场的交易时间主要集中在早上7点到9点。下午交易大厅闭市后,商户们有的在午休,有的忙着发货,还有的在上货、理货,准备第二天的交易。

  2023年,中药材市场颇为火热。中国中药协会6月的一份报告指出,通过药通网对亳州、安国、玉林等几大交易市场常用大宗药材价格进行调查,有超过200个常规品种年涨幅超过50%,100个常规品种年涨幅超过100%,25个常用大宗药材年涨幅超过200%。

  12月7日早上7时许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来到亳州中药材专业市场二楼交易中心,经营户陆续赶来,有些会在这里简单地吃一些早饭,然后将存货拿出来整理、上台与摆放,大约8点多,便有客商到来询价交易。虽然来往的客商数量较多,但不少人问价后便走开,并未出现火热的交易场面,一些药商在摊位前站定,打量着经过的客人。

  记者注意到,今年中药市场上价格长期维持高位、走势坚挺的品种,大多为多年生药材,产地也相对较为集中。例如,党参种植周期约为4年,当归约为3年,白术约为3年,白芍约为4年,而价格冲高后快速回落的猫爪草、沙苑子为一年生药材,其价格在产新时容易受到冲击。

  记者走访了猫爪草、沙苑子、当归、党参等今年涨势较旺的药材的经营户,多位经营户摇了摇头,认为旺季不旺。经营猫爪草的大户赵强告诉记者,因为减产、干旱等原因猫爪草产量少价格涨,但是最近销量降了,价格也在下调,从一公斤500多元下调到一公斤340元,自己已经是亏本在卖。

  12月18日,记者咨询了一位河南收购猫爪草的大户,对方表示,猫爪草目前进价为一公斤350元。当日,康美中药网显示,猫爪草市场价格也为350元。该老板分析称:“最近涨价了,前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每天都在掉价,全部都抛完了,再去买又贵了。”

  要想了解中药材价格的波动规律,首先需要了解产新时节。产新即中药材从田间采摘到上市的时间。产新期间,大量新货上市,往往因供给充足而导致药材价格下降。

  11月正是沙苑子产新时节,经营沙苑子的老板王勇表示,价格从一公斤300多元掉到50元左右。所幸,王勇主要卖零货,随买随卖,降价带来的影响并不是很大。“产量大,货太多了,现在买几包卖几包,后面还要掉价。”在他看来,有资金的人会存大货,而在掉价的时候,谁囤货谁赔钱。

  此外,部分涨价药材产地货源走动快于市场,导致产地价格上涨,和市场价格倒挂。一位白芍药农表示,白芍在市场上的价格比产地低。

  专营当归药材的经营户张恺指着不同规格的当归向记者表示,“前几天产地价格每公斤还涨了10元左右,但是市场上价格涨不上去。价格涨了、降了都不好卖,价格平稳点好卖。现在一个劲涨,厂里不要货,跌了,厂里也不要货了。”

  当问及有无囤货时,张恺说:“我们是经营户,不囤货,家里有几吨货,卖完上产地再进。”而对于是否有其他人囤货造成涨价,他分析称:“肯定有。有的没有做过药材生意,手里有钱,直接上产地大量收购,要多少收多少,价格就上来了。”

  当记者表示想寻找一位出资老板时,张恺直言:“你根本找不到,他只出钱不出人。”其表示,出资老板存的货挂在信息部里卖。当市场上缺货时,这些人便以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慢慢往外放货。“只要他的货便宜质量好,我们也要。他每次出货10吨、20吨、30吨,我们几家也就要完了。他的价格要比产地价格便宜,不便宜我们也不要。”

  下一波牛市何时到?“没有几年很难上得来”

  在交易市场西大门靠右的位置,每经记者寻找到在当地影响力较大的药通网信息中心。推开玻璃门后,一楼交易大厅中央,一排工作人员正在办理业务,在他们身后,坐了约4至5排穿深色衣服的中年人,两边摆放的大圆桌周围,也聚满了人。

  他们围坐于此,面前的一堵墙上,挂着一块电子屏,滚动播放当日药材的最新资讯,如药材产新、市场行情。有人左右交谈,时而接听电话。在交易大厅另一边是大货急售中心,墙上贴着一排标语:“买不到的能买到,卖不掉的能卖掉”。

  这样的信息中心在市场上有很多,他们充当了中药材市场交易的“中介”角色,通过交换市场信息,为买主与卖方做大宗撮合交易,提供咨询等服务。

  在现场,一位捂货待售的药商不时看着大屏幕,似乎在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。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以投资客身份与其交谈得知,他囤了135吨中药材放在冷库。“这里面都是搞信息、存货的,卖不掉货的居多。”他看向旁边扎堆而坐的人群。

  在交易市场上,没有实体摊位的囤货商通常将货物存放在冷库中,他们被称作“搞信息的人”。这些人利用手中的信息优势,完成药材的囤货与抛售而从中套利。

  记者从交谈中得知,他囤的这些货并非直供药厂与饮片厂。在他看来,卖给药厂和饮片厂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。“药厂会压价,卖得贵人家不买,货送过去检测不合格又要退回来。”他说,“即便是收下了,要拖个一年半载的才付款。”

  药厂与饮片厂收购药材苛刻的要求让他却步。以猫爪草为例,该药商提供的一份简易招标目录表显示,要求猫爪草“洗净,无须根及石头、泥屑等杂质,断面白色,干燥无硫,直径0.4—1.2cm,0.3cm筛”。

  对于当前的行情,这位药商显然不满意手里货物的价格,想要再等等,等着行情上去。“柏子仁一公斤105元的本钱,人家要价115元,3吨货能赚3万块钱,我没给。”他的货物存放在亳州当地的冷库中,存放成本是每公斤每年0.3元,100吨货一年的囤放成本在3万元。

  药材和其他商品不一样,如果不进行熏硫,天热了容易生虫,药材就毁了。如果囤的时间过久,药材变陈,也会影响品质。除了在家里囤放少部分药材,多的药材存放冷库几乎是必然的选择。

  根据央广网此前报道,今年7月,亳州的部分冷库因囤放药材过多而爆仓。

  因为冷库生意火爆,库容量告急,仓储价格也接连上涨。当地一位网约车司机告诉记者:“夏天的时候想囤个5吨、10吨的货人家都不愿意搭理,有的冷库要100吨起囤。买卖药材都不用出库,直接改动名字过户就行了。”

  货物进大于出,交易在冷库中进行而不出库,进而推高了冷库的库存。由于多数货物积压在冷库,交易前的看货业务便在冷库进行,由于看货的人太多,今年6月,亳州中联冷库公众号显示:“看货业务渐渐占据了我们总业务量的一半。”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以想投资中药材期货为由,咨询药通网服务登记处人士,对方直言:“现在晚了,上半年差不多,现在好多药材开始掉价了。”

  “现在已经不适合存货了,下一波牛市没有几年很难上得来。你想买再等两年,等到这些存货的沉不住气了,到时候买一批抄个底。”他说着,将目光投向不远处坐在电子屏前的人群。他表示,那些人多数是来卖货的,但是没人接货,有的人囤在冷库里的货,多达几百吨甚至上千吨。

  “存货如果好存,人人都能发财。”他说。一位囤货老板也向以投资者身份咨询的记者传授经验:“再等等,等到大行情普遍下滑你再买。不要盲目地买,找专业干某一品种的人,让他给你分析。”他说,“现在干药材生意的都想变现,你现在拿一部分钱去投,不建议。当然,问题是你能不能看得准。”

  (文中受访者皆为化名)

(责任编辑:朱晓航)






网站地图